卷1-102.不维护
书名:天敌的温柔 作者:袁语 本章字数:233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5:44:33

张敏儿闭了闭眼睛,调整了一下心情后,起身与黎路一起离开了实验室。

但在办公室里,张敏儿并没有找黎英棋。而是与黎路一起去他办公室,问了江城那边合作仪式的一些细节后,又将他送到机场。

“妈,我爸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?”在进安检之前,黎路对从实验室回来后,一直没有再提黎英棋的张敏儿问道。

“让他去行政部吧,管管办公物业行政外联,总不至于再弄出事来。”张敏儿淡淡说道,淡然的语气里透着无奈。

“……也好。”黎路也叹了口气,伸手拍了拍张敏儿的肩膀后,转身汇入进安检的人/流中。

*

张敏儿回公司后,没有主动去找黎英棋、黎英棋也没有主动来找她,两个人都知道对方现在什么情况,却又都不想面对对方。

“张董。”人力资源总监肖成敲门进来。

“嗯。”张敏儿示意他坐下。

“秦谨的事情,我的意见是这样。”肖成拉开椅子坐下后,看着张敏儿说道:“工作失误未给公司造成重大损失,给予公司级警告处理。停薪停职,重新学习职位说明书以及实验室所有工作的业务流程,考试合格后恢复薪水和职位。”

“说说你的理由。”张敏儿轻挑了下眉梢,不动声色地问道。

“在原料供应商评估流程中,最后对评审结果进行审定的责任人是采购总监,所以就算实验室主任签错单、给公司造成损失,也只负责证据环节的责任,而不负责评估结果的责任。”肖成沉稳地说道。

“你给的结论是未给公司造成损失。”张敏儿提醒他说道。

“是的,她在证据环节的错误,在核定环节被驳回了,所以有错、无损失、流程也没有受损。”肖成在给秦谨的事情下定论的时候,倒是坦然笃定,但在说到核定环节和无损失、流程无损的时候,却忍不住有些紧张。

张敏儿紧紧的盯着他,眼神带着犀利的压迫力。

“张董,根据秦主任的陈述过程,就是现在这样。”肖成轻声说道。

“她没有说,是谁给了她错误的标准、是谁让她在单子上签字、是谁在审核环节阻止错误单据继续走程序?”张敏儿犀利的质问肖成。

“……只说是自己失误,记错了标准。黎总拿了单子给她后,出去接一个电话,她误会黎总是要签......”

“是她撒谎还是你撒谎?”张敏儿犀利地问道:“肖成,我不喜欢和稀泥。我们私营企业确实有许多不得已,但我希望我们的高管能够职业一些。”

“…….张董。”肖成紧张得双手用力的捏着,但仍硬抗着不说黎英棋的问题。

“是采购部的黎总给了秦主任错误的产品标准、是黎总让秦主任在评审单上签同意、是我阻止了流程继续流转。”张敏儿也不在过程上继续纠缠,利落地说出了事情真像后,看着肖成问道:“你对秦主任的处理我没有意见,你认为黎总监要怎么处理?”

“张董......”肖成没想到,自己左逃右避,和秦谨又对了半天说词,还是没逃过张敏儿的过于直接的逼问--她们家老太太因为一个外姓亲戚都要亲自打电话到人力部的,现在动到她儿子身上......

“我的意见是调岗,我看行政部不错,你给他做个新岗位的胜任力测试。”张敏儿淡淡说道。

“行政部没有总监编制。”肖成心里紧张。

“所以呢?”张敏儿反问。

“好的,我再去看看整体结构。”肖成勉强扯了下嘴角,说了句:“张董我先去安排了”后,拉开椅子起身就走。

他虽不若秦谨那样慌张,但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打着鼓。

这公司确实是张敏儿说了算,但黎路在很多时候都能让她改变决定,对黎英棋的处理,黎路会是什么意见?

而更重要的是,在黎家的家族里,张敏儿并没有在公司这样一言九鼎的话语权。哪怕老公儿子都不敢当面反对她,但她那婆婆一出马,公司就又是一阵人仰马翻。

肖成不担心对黎英棋自己有什么想法。对于黎英棋,员工们有些同情他、也有些反感他,同情他的能力和才华被张敏儿压制着没办法发挥、又反感他用老婆的资源惠及全家,却不能在事业上老婆有什么帮衬。

“肖总?”一直等在人力部办公室的秦谨见肖成回来,立即起身看向他。

“张董什么都知道。”肖成伸手拿了杯子,去饮水机边倒了杯水后,边往办公桌后面走边对秦谨说道:“你的处理我稍后发邮件,你先去准备吧。”

“张董没有觉得太轻了?”秦谨紧张地问道。

“张董生的不是你的气。”肖成叹了口所了,只觉得这秦谨四十岁的年纪是白长了,一点儿都不懂事。

“张董她…….哦,还是谢谢肖总,我先去准备复岗考核的资料去。”秦谨模模糊糊想到张敏儿是在生她丈夫黎英棋的事,但她也没想得太明白,也不想想得太明白,谢了肖成后就离开了。

而肖成则坐在办公桌后面,如老僧入定一样,想着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处理。

*

黎路到江城与蒋微又碰了下剪彩仪式后,顺便了解到来参与剪彩的几个局长会几点到、到后在哪个接待室休息。然后将事先准备好的敏行与S&P的双礼盒送了过去。

当然,这是张敏儿的安排。

她很不满意黎路在晚宴上对局里的态度,亲自打电话道歉后,抛出敏行与S&P的合作计划,它们这些外来户会为江城贡献更多的税收及流量。

电话之后,当然是行动。她强迫黎路带了两个公司的礼品盒过来,形式上只是剪彩礼的伴手礼,不会构成行贿、更不让会领导有风险;内容上又呼应她电话里说的话,表明敏行为江城做贡献的真诚与能力。

黎路虽然不同意张敏儿的作法,但他也并不为这样细枝末节的事情与张敏儿起争执。更何况,晚宴的态度是他的、礼物的态度是张敏儿的。

敏行想在江城发展、也有诚意为江城做贡献,但敏行也不是没有退路,他们母子各有态度,也算是红白脸的配合吧。

晚宴事件,黎路、姜竹西、张敏儿,各有不同的处理方式,各位认为谁的处理方式更好呢?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